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热线:

18223309999


热点评析
取得财物与杀人的“爱恨情仇”
来源: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8-01-10 10:51:44
案例一:
        2010年11月8日15时许,被害人张某从陕西省延安市到铜川市来找男友吴某。吴某开着租来的小轿车,将张某接到其父吴景合住的房子,当晚二人住在此处。次日上午,吴某与张某在房内吃早饭的时候,因琐事发生争执,继而动手撕打,张某用水煎包砸吴某,吴某恼羞成怒,就用一根白色塑料电线抽张某,张某用桌上的馄饨、菜盒等东西打吴某,吴某一气之下便将张某勒死,并用一截胶带粘在张某嘴上。后吴某打电话将杀人之事告诉其父吴景合,吴景合即协同吴某将张某的提包等物品烧毁,吴某拿走了提包里的_500元现金。随后,吴某将张某尸体用车转移到并掩埋在附近农村地里。张某的白色诺基亚手机被吴某交给吴景合卖了160元。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吴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杀人后又将被害人身上数额较大的财物占为己有,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盗窃罪。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处被告人吴某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案例二:
        2007年9月20日,新疆昌吉市民娄某在与朋友喝酒时突发疾病,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何某是昌吉某医院的杂工。9月21日,医院安排何某为停在太平间的娄某换寿衣,何某在给娄某换完衣服后,发现娄某裤子口袋里有钱包,见四下无人,便将钱包里的3400元钱装进自己的口袋。娄某的家属知道娄某身上有3000多元的现金,可是,却没有找到,遂问何某见了没有,何某矢口否认,娄某的家属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公安机关经过多方调查,在众多的证据面前,何某终于承认了自己行窃的行为。
昌吉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何某在无人的情况下,将死者娄某3400元现金装进自己的口袋,其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根据刑法的规定,判决何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并处罚金5000元。
 
案例三:
        2010年12月29日晚10时许,犯罪嫌疑人孙某(男,23岁,汉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与朋友喝酒散场后,独自一人窜至108国道西安市A区路段一公路旁服装商店购买商品,因价格问题与店主齐某(女,67岁,退休工人)发生分歧,随即产生杀人念头,便采取扼喉、刀捅等手段将齐某杀死。之后,孙某在店内搜得人民币二十元,“喜来登”牌衬衣、“华山”牌运动上装各一件后逃离现场。孙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杀人事实。
 
意见评析:
        现代社会,经常会出现生命权和财产权共同被侵犯的情形。司法实践中表现为以下三类:一种是以抢劫故意杀人后取财的情形;一种是故意杀人以后临时起意拿走死者生前财物的情形;还有一种是无关第三人拿走死者生前财物的情形(此处的无关第三人是指导致被害人死亡之外的人)。关于第一种情形,行为人应当构成抢劫罪。这主要是因为行为人主观上具有抢劫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杀害这种最为极端的抢劫罪中的暴力行为,成立抢劫罪,符合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行为人着手实施杀害行为,就意味着侵害被害人生前占有的行为开始出现。即便取得财物的行为是在被害人死亡之后,该取得行为也只不过是侵害生前占有行为所产生的结果而己,因此,以杀人作为夺取财物的暴力手段,是侵害死者生前占有的行为,与被害人的继承人的占有无关,也与死者的占有问题无关。2001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抢劫过程中故意杀人案件如何定罪问题的批复》就指出:行为人为劫取财物而预谋故意杀人或者在劫取财物过程中,为制服被害人反抗而故意杀人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后两种情形就涉及到非法占有死者财物的定性问题,无论是在司法实践中还是在刑法理论上,对此问题的看法都是有争议的。而对此两类行为定性的关键取决于死者财物的归属问题,关于这一点理论界有很多学说,比如“死者占有说”、“继承人占有说”、“死者生前占有说”等等。而这些学说的提出都没能很好为实践中正确定性此类行为提供一个明确的标准和原则。
         笔者同意“死者占有说”行为作整体上的把握和评价,相较于占有意思来讲,该学说认为使死者财物脱离占有的特定原因行为更为重要,基于此,死者在特定的场合也能成为占有的主体。行为人或者无关第三人拿走死者财物的行为就侵害了占有状态,应该定盗窃罪。因此,故意杀人后有窃取被害人财物,如果窃取财物价值在一千元以上的,应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如果行为人先因他故,实施了杀人先为,尔后又临时起意取走被害人财物的,因为先前的杀人行为与事后的取财行为关系,无手段与目的的关系,不能认定为抢劫罪,而只能分别认定为构成故意杀人和盗窃罪(窃取财物价值在构成盗窃罪数额较大以上)。案例三中,犯罪嫌疑人孙某只是因购物价格问题产生杀害店主齐某念头,卷宗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具有抢劫财物故意和目的,其杀人不是劫财的手段,劫财也不是杀人动机和目的,孙某是在杀人后取走被害人财物的,其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故意也是产生在其杀人行为完成后,所以不能说明其从一开始就有非法劫财的故意和目的。同样孙某的杀人行为显然也不是为了排除被害人反抗从而达到劫取被害人财物目的的手段。故孙某杀人后的取财行为不构成抢劫罪。
         杀人后又取财的行为,是在先后两种不同犯罪故意支配下实施的两个独立的行为,所侵犯是两种不同的客体,应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数罪并罚。孙某杀人后,虽有取财的行为,但由于该财物价值尚未达到构成盗窃罪“数额较大”的标准,不构成盗窃罪。因此,孙某行为只构成故意杀人罪。
 
相关阅读
    我们的产品
  • 公司企业法律顾问
  • 刑事辩护产品说明
  • 民事法律服务产品
  • 案件办理流程
  • 法院庭审工作流程
  • 法院审理阶段流程
  • 公安机关办案流程
  • 如何选择律师
  • 如何聘请或委托律师?
  • 聘请律师注意事项
  • 慎重请“有关系”律师
  • 律师的作用
  • 律师的法律和职业定位
  • 律师事前风险防范作用
  • 律师在诉讼阶段的作用
  • 公司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作用
  • 律师收费标准
  • 民事案件收费标准
  • 刑事案件收费标准
  • 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 非诉案件收费标准
  • 关于合纵
  • 合纵简介
  • 主任致辞
  • 合纵荣誉
  • 办公环境